首页 >> 最新动态

全面二胎政策下,该如何帮助独生子女提高对二胎同胞的接纳程度?

2023-12-05 最新动态 1100 作者:admin

随着“全面二胎”政策的逐步落实,我国的大量独生子女将面临一种家庭地位的转变。

原独生子女通过极端行为表达对父母生育二胎行为的不满的新闻越来越多:

在某亲子综艺节目中,某位明星的大女儿在小弟弟出生之后,面对全家人的关注点都在刚出生不久的弟弟身上。

弟弟一回家大家就都围着弟弟转的现象,发出了“为什么又只剩下我了”这句灵魂拷问,让人唏嘘不已。

近期热播的电视剧《加油!妈妈》中,哥哥在二胎弟弟出生之后,以各种方式在家里找存在感:宁愿把自己的煎蛋倒进垃圾桶,也不给弟弟吃。

通过给直播主播“刷火箭”打赏的方式来吸引妈妈的注意力;从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变成了一个爸爸妈妈眼中的“叛逆少年”。

从这些事件中可以看出,面对二胎弟弟妹妹的出现,部分原独生子女出现了典型的消极同胞接纳现象。

一、二胎同胞接纳

关于“二胎同胞接纳”这个概念,目前在学术上还没有准确的解释。

有的研究者总结归纳提出“二胎同胞接纳”这一概念,并将其定义为在面对弟弟妹妹的问题上。

二胎家庭中的长子女在情感和行为上表现出乐意接受的积极态度,其情绪是欢喜愉悦的,行为上也没有排斥弟弟妹妹的相关举动。

有的研究者认为二胎同胞接纳是指二胎家庭的长子女在对待第二个孩子时表现出来的。

在认知、情感、态度、心理行为等方面的积极态度,表示他们有了解、面对并接受这样事实的意愿,并由此提出了“手足接纳”这个概念。

二、原独生子女在二胎家庭过渡阶段的变化

关于原独生子女在二胎弟弟妹妹出生前后的情绪变化的研究,李何丽、韩巍通过研究发现,原独生子女在二胎弟弟妹妹出生后,会出现情绪障碍,不愿与他人交际,并变得孤僻。

吴晓丹发现,在二胎弟弟妹妹出生后,长子女性格会突然变得敏感可疑,容易焦虑,出现不满和抱怨的情绪,容易激动,冲动或经常感到孤单。

张晗指出,在多子女家庭中,长子女在二孩出生前处于“家庭中心”的成长环境中且都受到父母和长辈的宠爱。

但是在弟弟妹妹出生后,各界关注焦点的突然转移可能会导致他们产生消极的情绪。

风笑天认为,当家中迎来第二个孩子时,父母需要承担调节两个孩子之间关系的责任,开导大孩去接受弟弟妹妹的现实。

以一个比较积极的态度去认识并调节自身因此而产生的各类情绪的变化,以防止更加严重的问题发生。

对于原独生子女与家里二胎的关系研究,廖晓慧通过分析同胞之间存在的关系得出:

“良好同胞互动的表现为友谊、亲密、喜爱,而冲动、权利对比和竞争则会导致消极的同胞互动”。

魏华,范翠英提出,良好的同胞关系对个体、家庭乃至社会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并且通过量表调查发现,同胞关系越低的儿童越容易出现抑郁的情绪。

关于父母生育二胎对于原独生子女的影响,国内外主要存在两大对立的观点:一部分学者认为,二孩的出生对于原独生子女家庭是一种压力生活事件。

现存的亲子关系会在二胎出生后被重新划分,给家庭成员在无形中带来了很多心理压力,容易引发一些消极心理及行为。

美国心理学家卡普兰的危机理论主要解释了弟弟妹妹的出生将对长子女与其父母之间的亲子关系以及长子女的心理健康产生的消极作用。

如果父母不及时地给予关注,将会使长子女出现适应困难。

凯文·莱曼认为,每个长子女作为独生子女都会经历一段适应的时间。当家庭成员结构变化时,作为家庭中唯一孩子的长子女来说,接受弟弟妹妹的到来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家长们必须关注孩子们的心理健康,适当引导他们学会自我开导,以此来适应家庭成员结构变化。

邹冰璇、张更立通过对二孩家庭中,大孩的“窥视”行为进行深度探究发现,“窥视”行为的本质是儿童不能适应新的生活环境变化而产生的存在性焦虑及自我认同危机。

刘雪勤发现二孩家庭中大孩的常见心理问题会引发退行性行为,以此来达到获得父母关注与奖赏的目的。

另一部分学者则认为,二孩的出现对于原独生子女家庭是一个常规发展阶段,每个家庭在生育第二个孩子的过渡阶段都可能会经历。

该观点强调家庭的过渡可能会对年幼的儿童带来一定的影响,但同时也可能推动他们的加速成长。

研究发现,原独生子女的语言能力会在此阶段迅速发展,自我照顾的水平也会得到相应的提高,包括吃饭习惯、如厕训练等。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研究发现,有同胞的儿童在集体性以及合作性方面表现出更高的水平。从这些研究中可以看出,家庭中同胞的出现对儿童的社会行为能力的发展有较好的影响。

三、研究总结

部分原独生子女对二胎同胞接纳度较低

我们发现,在当前二胎政策全面实行的背景下,部分原独生子女可以较好地度过这段家庭结构变化的过渡阶段,可以较快地适应有二胎同胞的生活。

然而,通过研究发现,当前仍存在部分原独生子女对二胎同胞的认知接纳、情感接纳以及行为接纳,都处于较低的水平。

导致其出现了诸多心理及行为问题,阻碍了个体的健康成长以及家庭系统的平稳运转。

通过对接纳度低的主客观影响因素进行分析,主要是由于个体错误的归因倾向、较低的自尊感以及家庭内部不良的沟通模式、教育方式所引发的。

需要从原独生子女个人以及其家庭系统内部出发去提升其同胞接纳度。

联合家庭疗法是提升原独生子女二胎同胞接纳度的有效路径

研究通过案主小A的个案,对同胞接纳度量表的前后测数据进行统计和分析,数据分析结果显示:

在联合家庭疗法应用于原独生子女二胎同胞接纳度提升后,研究对象在接纳的三个维度:认知接纳、情感接纳、行为接纳方面的水平均有较明显的提升。

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帮助案主提高自我价值感

联合家庭疗法认为积极的自我价值感是个体和家庭保持心理健康的基础,除了外部环境给予的安全感,案主内心的自尊感,自我安全感也必不可少。

在介入之前,面对自己在弟弟出生之后产生的一系列心理变化,诸如失落、嫉妒、不耐烦等,案主一直处于一个否认的状态。

极力否认的背后掩藏的是她的低自尊,为了维护所谓的“乖孩子”人设,她把这些她认为是“消极”的,不应该出现的情绪隐藏了起来,并且对其产生了深深的羞耻感。

在介入过程中,首先通过研究的自我披露,让案主内心的情绪得以释放,当这些被认为是“消极”的感受暴露出来。

通过承认这些“消极”感受的普遍性,以此帮助案主逐渐消除了羞耻感,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对待自己内心真实的情绪。

当羞耻感被消除,在研究的引导和鼓励下,案主开始学会如何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和需要表达出来。

从否认、拒绝到现在的接纳、尊重内心感受,开始向外界倾吐心声,开始表达,这是一切好的改变发生的前提。

其次,通过采用联合家庭疗法的冥想以及互动成分干预技术,让案主意识到,导致自己陷入情绪僵局的其实并不是父母生育二胎这件事情。

而是自己一直以来看待这件事情错误的认知,采用了一种不当的防御机制。

在社工的帮助下,案主察觉并纠正了错误的认识,并且通过两个场景的冥想,增进了与父母之间的相互理解,双方都通过此次的介入得到了反思。

最后,当安全感得以加强。

研究引导案主进一步探讨了案主自身所具有的优势资源,帮助她看到自己的独特,进而帮助其通过来自自己内部的力量重新定义她自己。

案主由原来的不自信、甚至有点小自卑到现在开始发现一直被自己忽略的闪光点,自我价值感得以加强,逐步收获自我成长。

2.助力家庭系统建立良好沟通机制

不良的家庭互动模式可能导致孩子出现不健康的行为方式,进而影响到孩子的心理健康。

建立良性的沟通和家庭成员间有益的互动,一定程度上可以改变二胎家庭长子女的消极态度,引导其向积极的方向发展。

通过萨提亚的温度计读取技术,协助案主家庭建立常规性的家庭内部问题检视以及信息分享机制,教会他们在生活中可以定期进行信息的互享。

交换近阶段的感受,欣赏、激动、忧虑、担忧、希望,或是迷茫,无论是什么样的感受,都允许被表达。

通过长效沟通机制的建立,促使家庭成员彼此间有回应,推动信息在内外部环境中流动。

当原本封闭型的系统被转化,家庭内部的管理和运作通过爱和理解来进行,每个家庭成员彼此的了解程度将得以加深,整个家庭内部抵御外界风险的积极力量也将得以加强。

同时,在研究的引导下,家庭成员一起梳理、识别不合理的家庭规则:这些规则涉及到谦让、爱的条件、懂事、成绩等。

通过一起讨论这些不成文的家庭规则的合理性,案主及其家庭成员在交流过程中可以坦然地发表自己的观点。

同时,在社工的引导下,各家庭成员积极进行自我反思,为家庭规则增添了新的可能,将“非人性化规则”转化为良性指南。

共同制定出一套有温度的家庭生活指南,为案主在服务结束之后的家庭生活,起到了很好的保驾护航的作用。

3.协助案主拓宽同辈群体支持网络

研究通过“蘑菇伞”的隐喻告诉案主,在她的世界里面,并不是只有爸爸妈妈和弟弟,外面的世界很大,有很多的美好的人和事。

只要她愿意向外面迈出一步,她就会发现人生存在无数的可能性。

通过后来与案主父母及学校老师的回访得知,在服务结束之后,A开始参与大家的集体活动,课间也会与同学们一起玩耍,整个人与之前相比,活泼了起来。

总之,以上三个体系的改善由内及外,联合家庭疗法独特的干预技术在原独生子女同胞接纳度提升的问题上起到了良好的干预效果。

无论是案主本人,还是她所在的家庭环境,都在向一个好的方向发展。

联合家庭疗法在家庭社会工作中具有一定的实践价值

在家庭社会工作实务干预中的优势性

联合家庭疗法是心理学领域发展出来的经典框架模式,该模式在应用领域的适用性较强。越来越多的社会工作者学习这种模式并在开展个案工作时进行应用。

该模式之所以深受越来越多的社会工作者欢迎主要是因为以下几个原因:

1.个人行为性格的塑造深受原生家庭的影响。

因而将个案介入与家庭相融合,并结合家庭治疗模式,是社会工作领域运用个案工作的一个全新的角度。

2.通过对比发现,社会工作者凭借自身能力掌握和驾驭家庭治疗其他几种治疗模式难度相对较大。

比如认知行为家庭治疗,该模式对治疗师的要求比较高。

很多情况下,在经过必要的心理治疗之后,改变案主认知的目标才较容易实现。但同时大部分社工所具备的心理治疗的能力较弱。

再如结构式家庭治疗,强调通过改变环境去影响个体,但如果想改变客观环境,社工必须具备一定的资源和权力。

相比之下,联合性家庭治疗以沟通为基础,强调个体经历,强调内部改变,在社工领域具有较强的适用性。

关于我们

重庆捐卵公司招聘捐卵女孩联系✅只需8~12天,年龄18-28岁✅按身高,学历,长相✅分二代三代来决定价格✅来回报销车费✅提供吃住,和正规医院合作✅

最火推荐

小编推荐

联系我们


Copyright Your pqdyw.com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渝ICP备20221005号-1
网站所载资料并非有意侵犯您的版权,如需删除投诉,请邮件联系我们及时处理。